木文K客

水彩 速写 看书看电影 大薛cpf

天地双飞客

有趣的设定 ooc 可是很有反差萌 帮 @苒苒物华休

苒苒物华休:

warning:坑品差,热度不够就无精打采。


本文就是一场酣畅的YY,私设如山,OOC版权解释权都归我。


智障。美人攻X犯贱受。肉渣。


拒绝差评,哼(ˉ(∞)ˉ)唧!




第一章   茫生




1




莫弃莫离,勿失勿忘。






薛之谦,一个翰林院正九品侍书,正看着手里的诏书发愁。


是皇后差人送来,命其为二皇子授课。


这安排明显不合情理。


皇子再如何不受宠,也不能是九品侍书的学生。他这个侍书再不济,也是世家出身,不至于去教那个二皇子。


薛之谦下意识搓皱诏书,等回过神来又赶紧抚平。又叹气又摇头,可白纸黑字的,自己不可抗命。


罢了,一个奶娃娃而已,又不吃人。






那是一处僻静的宫殿,陈墙旧瓦。门上有个大铜锁,太监给过薛之谦钥匙。


“吱呀...”门开了。


“谁?!”房梁上坐着个愣头小子,十三四岁模样,满脸泥。


“臣翰林院侍书薛之谦,奉皇后诏,来教导您读书。”


泥小子跳下来,拍拍身上的土,围着白净的书生左看右瞧:“切。又是个会闭眼睛吊书袋的。随便你吧。”


泥小子转身坐到廊下,从怀里摸出个弹弓,挂上石子:“这儿不是什么好地方。你得罪谁了?”


呵?原来这“活祖宗”还是很能识时务的。


书生笑笑:“身为臣子,遵诏奉命,是本职。”


“你就蒙我吧你。”那小子拉满弹弓,冲着薛之谦就打。


第一下打得实诚,正中前胸,有些疼。


这可惹毛了薛之谦。


当第二发正冲脑袋飞来,薛之谦一个闪身轻松躲过。


“嗨呀?竟然还有功夫?”那小子急忙再要挂上石子。只见院中人飞身照着他前胸就是一踹,泥小子整个倒在地上,翻了个。


“哎呦哎呦!你特么...”


刚刚还正气凛然的九品侍书,此刻却是十足十地流氓一个。看得皇子一肚子火。


那人没和他多废话,像提溜鸡崽子一样,把二皇子拎起来。


“哎哎!你干啥?!”


“洗澡!看你脏的跟什么似的。”


“小爷我就喜欢脏着!不用你管!你别脱我衣服!非礼啊!”


“非礼是女人才会叫的,二皇子。我是得好好教教你了。”


薛之谦迅速把他扒了个干净,丢进水里。


“不用你帮我洗,我自己洗。”


小子缩成肉嘟嘟地一小团,背对着那人,用小手掌一点儿一点儿的往身上撩水。


薛之谦却是急性子,叉着腰,撸起袖子,拿着水瓢敲打木桶:“喂喂!快点洗!使点儿劲!绣花呢吗?”


桶里的肉圆吓得一哆嗦,委屈巴巴:“这不是使劲儿呢么...你吼什么...”


薛之谦急性子,舀了水直浇到那小子头上,浇灭了他一切的抱怨。至此,活蹦乱跳的惹祸精终于消停了。




擦干,穿衣。薛之谦觉得自己是个奶娘。




“唔...”洗涮干净的二皇子,终于能瞧出个人样儿了。


这小子挂着红扑扑地小脸,依旧委屈巴巴:“...我要去告诉皇后,你欺负我!”


“谁管你!”


“唔...”小脸憋得更红了,吭吭唧唧地:“你们都欺负我!”


眼瞅着这祖宗就要哭,薛之谦一拍床头,凶神恶煞:“哭!看我不揍你!”


小娃娃一愣,“哇啊...”


到底是给吓哭了。


我哪儿就那么吓人了?


薛之谦心有不忍,把人抱到怀里,好言劝着:“行了行了。我不揍你。有我在没人欺负你。没人管你我管你。你别哭了。”


听了这话,那小子停顿一下,睁眼睛看了眼书生,紧接着哇哇地哭的更大劲儿了。


自己刚才说的不是安慰人的话吗?这怎么还没完了。


烦躁烦躁!


薛之谦把人扔到床里,扯了被子胡乱给他盖了,转身就要走。


“别走。”被窝里伸出个肉爪子,拽住薛之谦,“跟我一起睡呗。”


薛之谦翻白眼:“二皇子,我下班了!我得回家住。”


“哦,你们都有家...真好。”肉爪子缩回被窝。


薛之谦拍拍衣服褶儿。


自己哪儿都好,就是心太软。


“让你快点洗你不听!”薛之谦掀了被子躺进去,“磨叽到这么晚,天都黑了,城门早关了。凑合一宿吧。”


“嘿嘿嘿,”二皇子光溜溜地凑上来,用双手双脚把薛之谦锁住,“哎你叫啥来着?你是削什么来着的?”


薛之谦把他推开些:“什么削什么。我叫薛之谦。翰林院侍书。”


“薛之谦...”小子活动活动脑子,笑得欠打,“是削尖了脑袋知道一些没屁用的千年大道理嘛。”


这是什么屁解释!


算了。累了一天,谁有心情跟他闲扯。


“赶紧睡觉!你再瞎嘚瑟,小心我揍你!”


肉团子怯怯挪到一边,用被子把自己咕噜噜地裹起来,冒个脑袋出来:“你吼什么!有辱斯文!”


“少废话!”


凶的哟。那被子卷悄悄蠕动到薛之谦身边,盯着白净的面庞,睡意渐浓。








经年不往,五年已过。








薛之谦低眉垂手,站得恭敬。


“薛卿。张伟这些年很有长进,这是你的功劳。”


“皇后娘娘过誉。臣食皇家俸禄,本应如此,不敢居功。”


皇后撂下茶盅,抬头看他,好像没听懂他刚才的话:“食君之禄,忠君之事。呵,薛卿,你可知罪?”


薛之谦赶紧跪下:“臣惶恐。不知身犯何罪。”


“二皇子张伟为何被孤置冷宫,未有皇子待遇?之前的历任教习先生为何不尽心力且频频更换?”皇后指着薛之谦身上的九品蓝雀补服,“翰林院品学兼济之人,大有人在,为何要你这九品官来授学,你难道未曾想过?”


薛之谦当然想过。


皇帝病危,皇后欲奉皇叔恭亲王为皇帝。他们叔嫂二人,蛇鼠一窝。


至于翰林院那些人,忙不迭的站队呗,谁不会啊。


攀附权势虽得荣华,但他知道,他不会过得心安。


薛之谦突然发现自己不但心软,还有些傻气。


可他却并不愚蠢。面前的女人正当盛时,不能以卵击石。


“臣知罪。”先服软,总没错。


如此,这位九品侍书,算是熬过了皇后一天的训责。














“哎呦...”薛之谦疲惫不堪,瘫成一滩泥。


张伟凑过来,伸手指头捅捅他:“还活着呢?”


“...快死了。”


张伟听出不对劲:“怎么了”


“啊...”薛之谦这才意识到自己无意间说错话。今天皇后说的也不能告诉他。他帮不上忙,还徒添烦恼。


“没事。被叫去搬书,累死了。你过来,给我捶捶背。”


九品侍书使唤堂堂皇子,十分顺手。


张伟已经十八了,但一副小手小脚还是肉嘟嘟的,坐到床边,在薛之谦背上敲打敲打。


打完背面,换正面。薛之谦仰着脸躺倒张伟腿上,看着这个算是被自己一手带大的男孩,伸手到他脸上摩挲。


男孩看看腿上的男人。男人感觉到指尖上温度的变化。


若说这位二皇子注定了结局凄惨,那自己这些年的辛苦岂非白费?薛之谦不甘心。


男孩脸上的手稍稍下移,摸到耳朵上,轻轻搓揉。是块嫩嫩地小肉,薛之谦叹了口气,年轻真好。自己也老大不小了。似乎,是时候为自己打算了。


“张伟,”两人独处时,薛之谦会直呼其名,“你想不想当皇帝呀?”


男孩的小拳头顿住了。他从没想过这个问题。


“没想过吗?那就现在想想。”薛之谦起身,正凑到张伟耳边。气息翻涌,催人神迷。


“我...我是都无所谓的,当不当皇帝什么的...”男孩转头,撞上男人的含情目,一惊,下意识往后撤了撤,却被对方一把揽住。


那双眼太媚,男孩脑中已经无暇思考,将问题丢回去:“薛,薛老师...你怎么打算的?”


薛之谦笑得暧昧不明:“我当然是希望你当皇帝啦。”说完,再凑近一分。


“嗯?”


张伟脸热的厉害,视线被迫满帐地乱飘。


“…哎呦……皇帝什么的……当皇帝能天天见到先生吗?”


薛之谦一愣。原来他在担心这个。


男人抱住他,手指穿过男孩发间,轻轻梳理着。张伟的头发乌黑硬实,听说这样的孩子脾气倔,认死理儿。


“可以。你想见久都行。”


“咱俩现在不就是这样嘛?”


薛之谦低头看他:“可是等你登基之后,我们就能住富丽的宫室,锦衣玉食。”男人伸手在张伟的唇上抹一抹,不嫩滑,有些干裂,“到时候就会有很多人来关心你。”


张伟眼中闪过一瞬薛之谦读不懂的思绪。他侧了脑袋,躲开唇上的冰凉:“用不着。你没来之前我也照样活得挺好。人多了反而麻烦。”


“哦是吗?”男人凑到他嘴边,用舌头轻轻浸润着对方的倔强,“你的意思是,有我就够了吗?”


一语中的,张伟心慌,不知如何回答。


“薛,薛老师...”


男人感受到了对面人的僵硬,柔声安慰,“放松点儿。又不是第一次。”








两人顺势倒在榻上,九品书生居高临下望着皇子,心思百转千回。


“老,老师,你再看一会儿,我可要睡着了。”张伟刚要打哈欠,薛之谦低头衔住他的唇,哈欠被憋了回去。


师生唇齿交欢,先生向外用力,学生伸手攀扯住先生的颈子,尽力去追随。


待两人从恍惚中回神,已是赤裸相对。


男人扬了扬头,身下人会意,为着老师展开身体。薛之谦喜欢这个少年,喜欢拥抱他的诚与真。


男人折起少年的身体,抵在门前。


“老,老师!”关键时刻,张伟喊了暂停。


薛之谦皱眉:“怎么了?”


少年眸子晶亮,对老师的心意丝毫不曾隐藏,笑意一如往常:“那个,薛老师想让我当皇帝的话,那我就试试呗。”


“我可没逼你哦。”


“没。跟你有什么关系……是我自己愿意。”


男人笑笑,俯下身,亲吻他的男孩。




我愿意争当皇帝,正如我此时对你展开身体。


不是为你,而是为我自己。我想和你在一起。






TBC





评论

热度(69)

  1. 木文K客苒苒物华休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有趣的设定 ooc 可是很有反差萌 帮 @苒苒物华休 扩